首页 > 文化收藏 > 文化大观园 > 文化百科
江永女书文化
文汇中国 | 2014-07-03 12:03

 

    江永女书文化是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种女性文字,它起源于中国南部湖南省的江永县。所以又名江永女书。历史上主要在中国湖南省江永县及其毗邻的县、江华瑶族自治县的大瑶山和广西部分地区的妇女之间流行、传承的神秘文字,男人无法了解这些文字的意思。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的文化水平提高,女书面临着濒临灭绝的境地,现在女书基本上只是在一些农村老年妇女中使用,濒于失传。 1982年,武汉大学宫哲兵教授在湖南省江永县发现女书,震惊世界。

女书的产生

     “女书”是怎样产生的?它为什么仅仅在江永县上江圩乡及其周围方圆不到百里的范围内流传,而且仅为妇女使用,于此,史志不载,族谱碑文不述,现存的“女书”文本,最早的没有超过清代。其传习均属家教亲授,世代相传,谁也不知流传了多少年,也不为外界知晓,连著名的语言学家季羡林先生听说“女书”后,也“感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中国女书集成》序)直到1931年7月,和济印刷公司印、曾继梧编的《湖南各县调查笔记》(上册)有关永明部分才有所披露,并未引起社会注意。1979年江永县文化馆工作人员周硕沂执笔编写的《江永县文物志》中的“蚊形字”一节,专题介绍了女书,并附了《女书之歌》。1983年7月《中南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第3期发表了宫哲兵的《关于一种特殊文字的调查报告》,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此后,由于地方和中央新闻媒体的宣传报道,才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吸引了海内外有关专家学者的浓厚兴趣,前往江永县进行调查,参予抢救这一濒临失传的珍贵文化遗产。在探讨“女书”的历史来源上,聚说纷纭,都源于当地美丽的传说,不足为据。

    《江永“女书”之谜》的作者谢志民先生在分析“女书”与古汉字的类同关系、部分字符构造所表现的古代文化特点,提出“流传在江永县上江圩一带妇女中的‘女书’是一系非常古老文字的遗留,绝非宋元之物,它至迟在三千多年前的殷商时代就已经存在了。”江永上江圩一带,古为民族交融之地,至今当地居民中,不仅所操的汉语土话里留有古越语言‘底层’,在传统的风俗习惯中,除汉民族的风俗习惯外,还遗存有明显的越风、楚习、巴俗。因而流传在江永上江圩一带妇女中的‘女书’一系文字,不能排除有可能是古代百越文字、楚文字或巴文字的孑遗和演变,尤其是古百越文字的孑遗和演变。“谢志民先生在指出"'女书'记录是汉语江永方言上江圩一带的土话,然而‘女书’和它所记录的土话中却明显地存在部分属壮侗语族的词素、词和语法结构。”

    后却发生疑问:"'女书'流传区与操壮侗语族语言诸民族居民相距甚远,‘女书’中这些属于壮侗语族的语言成份及其语法结构从何而来?"殊不知,楚人征服湖南后,居住在湘北、湘中地区的越人或被消灭,或被驱逐南下。后定居在湘南地区的越人,一直延续到汉代,随着汉族统治阶级对越人的迫害加剧,又更向南或西南迁徙,成为今天湖南、广西、贵州毗邻地区侗族的主要来源。广西壮族也是古代百越的一支发展而来。“女书”的演变和发展,是一种分化聚合的语言现象,“女书”与壮侗语族是古代百越文字语言的“同源分化”,“女书”和所记录的土话与现所称壮侗语族保留的古百越语言的"词素、词和语法结构"中的一部分是相同的,女书与汉语又“异源聚合”,从而形成了“记录的是汉语江永方言上江圩一带的土话”,“土话中却明显地存在部分属壮侗语族的词素、词和语法结构”。以上推论是否可以作为“女书”是“古百越文字的孑遗和演变”的又一佐证呢?只好由他人评说。

特点

    女书文字的特点是书写呈长菱形,字体秀丽娟细,造型奇特,也被称为“蚊形字”。今天搜集到的有近2000个字符;所有字符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画,可采用当地方言土语吟诵或咏唱。

    与汉字不同的地方是:女书是一种标音文字,每一个字所代表的都是一个音。现时文献搜集到的女书文字约有七百个。女书的字型虽然参考汉字,但两者并没有必然的关系。而且,由于女书除了日常用作书写以外,也可以当成花纹编在衣服或布带上,所以字型呈现弯曲细小的形状。

    关于“女书”文字的记载,至今最早能见到的是太平天国(清朝咸丰年间)发行的“雕母钱”。该钱背面用“女书”字符铸印有“天下妇女”、“姊妹一家”字样。经证实,出现刻有女书的那枚铜币是假的。“雕母钱”是在铸造钱币前经过细腻打磨后用于高层观摩审核的。

    2005年9月,在湖南省东安县芦洪市镇斩龙桥上首次发现一块刻有女书文字的石碑,打破了对女书材质、流传地域、男女界限、时间年代等的传统认识。

起源的猜测

    关于女书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

    有人根据当地妇女赛祠的花山庙兴起在清代中期,结合目前发现最早的“女书”实物,推测“女书”起源于明末清初。比较认同这种观点。

    认为“女字的构成源于百越记事符号”。

    有人根据“女书”中大量与出土刻划符号、彩陶图案相类似的字符。

    有人依据“女书”文字与原始古夷文的基本笔画,造字法类同,认为它是舜帝时代的官方文字。

    有人根据甲骨文和金文借字在“女书”字汇明显存在的特征。认为女书是一种与甲骨文有密切关系的商代古文字的变种。

    也有人认为现代“女书”是古越文字的孑遗和演变。这种观点认为:象形字、会意字是文字体系中最早产生的文化现象,是文字创造者所处生活环境和社会文化的直接反映。根据“女书”象形字、会意字构成中反映的文身习俗、“干栏”住宅建筑特色、稻作文化及鸟图腾文化现象。

女书形式

    旧时当地不少才情女子采用这种男人不识的女书互通心迹,诉说衷肠,将其刺绣、刻划、戳印、书写于纸扇巾帕女红。搜集到的近20万字的“女书”作品,绝大部分为歌体,其载体分纸、书、扇、巾四大类。形式包括女书书法、纂刻、激光微雕、石雕、木雕、竹雕、明信片、女巾、女扇、女书提包等。

分享到:
免责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