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栏目 > 专栏推荐
杨志军:真实性是遗产价值的根本
文汇中国 | 2014-01-23 18:06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文物局原文保司司长  杨志军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一日千里。特别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城市化浪潮来势汹汹地席卷神州大地。无论是大城市还是中小城市,甚或乡村,其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往昔那么熟悉的房屋里巷,田园阡陌,瞬间竟然变得十分生疏,不由得怀疑,难道这就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吗?

    现在出去旅行,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东海之滨、天山脚下,除了自然景观之外,不管你走到那座城市,映入眼帘的几乎全是清一色的宽马路、大广场、大高楼以及不伦不类的欧式建筑。同质化现象导致了毫无民族风情和地方特色的千城一面,仿佛都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

    反思中国城市化的发展模式,有学者称之为“城市化妆运动”。其主要表现为:景观大道、城市广场、城市河道及滨水地带的“整治”与“美化”、为美化而兴建公园、以展示为目的的居住区美化、大树移植之风。

    城市美化运动的始作俑者是美国,其标志是1893年的芝加哥哥伦比亚世博会。之后,这种思潮风靡全国。所幸美国人很快便发现了它的种种弊端。在1909年的首届全美城市规划大会上受到了批评和抵制。遗憾的是,时过近百年之后,我们又拾起了被美国人唾弃的牙慧。俗话说,吃人嚼过的馍不香,时下很多人不但在嚼,而且还嚼得津津有味,不能不说这是国人的悲哀。美国人16年后就觉悟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醒过腔呢。

    当前,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不容乐观。除了香港、澳门、台湾之外,我国有31个省会大城市,200多个地市级中等城市,2000多个县市级小城市,30000多个乡镇,360万个自然村。两组数字城市、乡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时至今日,绝大部分县市级以上的城市,基本上已面目全非,符合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价值标准的屈指可数。1982年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到目前,总数达到了120座。去年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检查了54座,其中13座已经没有历史文化街区,18座仅保留一个历史文化街区。也就是说,一半以上的名城名存实亡,空戴一顶名城的帽子。根据民政部的统计数字,2002年至2012年,我国自然村由360万个锐减至270万个,10年间蒸发了90万个,其中包含大量传统村落。这两组数据令人震惊,也未免有些残酷。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2011年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646个,2013年第二批915个。实际上,这是历史虚无主义和价值观颠倒的一种反映。这是一个令人何等震惊的数字。一个自诩为拥有5000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假若我们仅仅凭借片鳞只爪的影像资料和点滴回忆的文字宣扬她的灿烂辉煌时,国人的豪迈之情还能够油然而生吗?

    唯一性是文化遗产的决定性要素,它的价值和魅力在于不可复制性。逝者如斯夫,失去的已经不可能追回来了,痛定思痛、亡羊补牢、迫在眉睫,否则,先人留下的所有家当就会断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这并非危言耸听。

    城市和乡村是存续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保护保存这些祖先遗传下来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就是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和物质家园,保留我们的文化基因。现实留给我们的空间和时间所剩无几,但愿我们还有可能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我认为,保护保存小城镇和传统村落应该是今后不可移动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

    城镇化是社会和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产物,违背客观规律的超常规做法无疑会造就畸形的城镇化。城镇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和利益平衡,远非农民进城上楼那么简单直白。因此,选择什么样的城镇化路径至关重要。重蹈覆辙,GDP挂帅,单纯地从经济角度出发和从社会、传统、文化、经济等多重维度切入,其结果将大相径庭。在新一轮城镇化过程中,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农民兄弟获得改革的红利时,我们期盼着文化遗产保护也能够更上一层楼,为子孙后代多留下一些精神食粮和珍贵的文化遗产。

    面对急剧发展的形势,如何正确处理城镇化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在二者之间达到有效平衡,争取双赢的良好局面,就成了我们必须慎之又慎的抉择。

    历史小城镇,包括传统村落,应该保护什么,如何保护?通俗地讲,就是原汁原味。我的基本观点是,真实性是遗产价值保护的根本,是遗产保护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最终衡量遗产保护工作和城镇化成败与否的试金石。

分享到:
免责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