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栏目 > 魅力城市头条
东莞:文化重塑城市
文汇中国 | 2014-07-03 15:21

 

    关于东莞的话题,自2014年初至今热度不减,东莞的多种面向经由无数报道呈现于人们眼前,但鲜为人知的是,东莞在文化事业上的投入之惊人,几乎无城能敌。在过去十多年里,富裕的东莞试图借经济建设的成功经验来进行文化建设,努力摆脱人们眼中固有的形象。

    提到东莞文化,外地人会第一时间露出暧昧的笑容,土生土长的东莞人则能想起易建联,却并没有多少人听说过大学者容庚、容肇祖的名字。这里有广东四大名园之一的可园、也有不多见的仍保存完好的岭南建筑,新时代还有毫不逊色于任何大城市的大剧院、图书馆、最早的iMax,但国内顶级文化名人受邀前来演讲却常常要面对观众不多的冷遇。

    在发迹之后,原本只是农业县的东莞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文化,以洗清诸多标签,但在寻找属于自身文化符号的路上,却遭遇诸多波折和困难。这个城市的性格,由人们熟悉的制造业、服务业塑造,但也来源于人们看不到的真实的其他面。

    地处东莞文化广场和市民广场之间的莞城美术馆,外观并不起眼。入口的白墙上,“莞城美术馆”几个字,也没有想象中的宏伟瑰丽,但有点出人意料,正是这座基层美术馆,自2008年2月1日开馆以来,举办过黄宾虹、吴昌硕等名家作品的高规格展览。

    莞城是老城,从莞城美术馆外搭出租车,十来块钱就可以到新城南城的中心市政广场区域。在这里,玉兰大剧院、东莞博物馆、东莞图书馆等新建的文化场馆呈现出更高大上的格局,尤其是让东莞人引以为豪的玉兰大剧院,要比省会广州那座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大剧院还早上五年,它的音效设备甚至不逊色于后者。东莞以最炫目的艺术场馆方阵,来反驳外界的指责。

    关于东莞的话题,自2014年初至今热度不减,经由无数报道呈现于人们眼前的是一个身陷尴尬的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纸醉金迷之都。当所有人都对东莞的各种标签关注有加时,很少有人知道,东莞在文化事业上的投入之惊人,几乎无城能敌。

    东莞试图借经济建设的成功经验来进行文化建设,在很多方面都做到了极致,综其效果,不能简单地用成功或失败来定义。事实上,东莞的城市文化建设取得了更丰富、立体的效果,这恰恰在某种程度上暗合了转型时代中国人日渐多元的精神走向。

     “生猛”的世界工厂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富裕的东莞努力摆脱人们眼中固有形象的主要方式是用场馆和活动来打造一座“文化名城”。

    就在年初的“风暴”之后不到3个月,《东莞时报》主办了一场当代艺术节,邀请了知名艺术批评家朱其策展,参展的有来自中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的20多位艺术家。2014年5月1日,这场“隐于市:东莞农贸市场国际艺术节”在厚街镇茂涌中心市场揭幕,无论策展还是宣传、参展艺术家,都达到国内当代艺术的主流水准。然而,时代周报记者前往艺术展现场时,这场“农贸市场中的前卫艺术节”却已经提前结束。朱其身在外地未能接受采访,出品人、香港亚太艺术中心主席曾良谋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提前结束的原因是“连日暴雨以及香港巴塞尔艺术节即将开幕”。

    艺术走进基层,在东莞的文化艺术实践中是常见的基调,也都拥有高起点的硬件设施和软件产品,然而因为各种原因,艺术节匆促结束的这种尴尬,在东莞的文化建设之中也自始至终存在。

    东莞原本是一个农业县,这从东莞独特的行政区划还能看出来。

    “简直很奇怪,一座地级市,怎么只有镇没有县,而这些镇又能如此密匝而发达?”曾在东莞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报纸总编,也是中国第一位“80后总编”的周智琛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自己初来乍到的惊诧。他写于2013年11月的7800字长文《东莞:敢性之城》被网友称为改革开放后的“东莞简史”,被疯狂传播。周智琛说,“没有在东莞生活过的人,不足以谈东莞;而把身体和精神都陷在这里的,也不可以说东莞”。

    周是适合讲东莞的人选—他的事业起步于这个自己工作了7年的城市,26岁那年,他在东莞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报业总编。2004年元旦那天,大学刚毕业的周智琛到了东莞东火车站,准备到南方日报东莞记者站报到。没想到火车站不在市区,而在距离市区40多公里的常平镇。初到东莞,一切都很新鲜,火车站里里外外都是人,甫一出站,摩的司机黑压压围过来,说的普通话含着各省乡音,他立马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工厂的“生猛”。“春日里第一次在阳光下撞见小镇上一家拥有10万工人的工厂,光是那一支每日给工厂食堂运送大米果蔬的长长的卡车队,就让我身心震动,自以为一下子懂了什么是世界工厂。”

    那也是东莞大兴土木的爆炸式发展阶段。他对东莞建设的印象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大、格局大、想象空间也大,“那一年,东莞市的口号还是2001年提出的‘一年一大步,五年建新城’,我刚听到这口号时,觉得怪异,没有想到的是,东莞愣是实现了这个目标”。周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希望改变文化基因

    如今走在树木茂密、景致清新、看不见烟囱的东莞大道上,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传说中的世界工厂。

    经历了一轮城市发展的裂变,一个农业县的文化基础,已经无法满足东莞政府对建设一个现代都会的想象。这是一个急切盼望改写过去的城市,东莞近年拆除了大量厂房和村屋,建起了一条景观大道。

    东莞政府对文化的投入,也是很多地方想象不到的。美术馆运动近两年在中国各地遍地开花,而东莞的高尚社区御花园早在2007年就开设了广东美术馆东莞分馆,尽管这家分馆默默无闻,却表明东莞早已打开它的每个文化毛孔。与另一座暴富城市温州不同,东莞希望改变它的文化基因。

    在更早的2001年,东莞确立了“文化新城”的新城市定位,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造城运动,开始实施“图书馆之城”、“博物馆之城”以及“广场文化之城”的“文化三城”建设。此后,又加上“音乐剧之都”,希望用10-20年时间,在东莞形成“三城一都”的文化品牌新格局。

    于是诞生了投资1.7亿元、建筑面积居全国地级市图书馆之首的东莞图书馆;投资6.1亿元、设有1600座的歌剧场和400座小剧场的东莞大剧院;投资2.9亿元、影视设备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博物馆;投资1.65亿元、装有现代智能系统的东莞展示中心;投资1.5亿元、活动功能尽善尽美的青少年活动中心以及市区群众艺术馆、报业大厦等。(李玲玲,《创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的城市文化建设—以广东东莞市为例》,2007)此外,东莞华南Mall万达iMax影城曾让东莞狠狠出过一把风头—2010年,电影《阿凡达》上映时,这块于2007年5月开幕的“亚州第一幕”是当时全国仅有的几块巨幕之一,曾吸引广东各地的观众专程开车前去观看《阿凡达》,蔚为壮观。

    东莞开始陆续举办各文化领域的系列活动,鼓励各种社会力量兴办以陈列馆、展览馆、美术馆、纪念馆、博物馆等为主的博物馆体系和市、镇、村三级博物馆网络。21空间美术馆就是一座民营美术馆,由广东贰拾壹空间艺术管理有限公司与莞城街道办事处在2012年合作筹建,当地政府为其免费提供位于莞城市政广场附近的场地,周围是莞城最大的甲级写字楼。这种做法在其他地方政府很罕见。

    大规模进行文化建设的结果是,东莞如今的博物馆数量达31座,文化广场达769个。根据2010年最新一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换算,东莞目前人均博物馆数至少达到10万人占有0.38座,超过了广东省会广州0.37座的人均拥有量。而在2005年,东莞全市博物馆不过5座。

分享到:
免责申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